第一偶像

第一偶像

更新时间:2021-07-28 00:21:04

最新章节: 各位读者朋友们,说声抱歉,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这本书最近写不成了。所以,这本书我不会写了,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再考虑写书的事情,大概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对不住各位一路支持我的童鞋们,尤其是各位打赏的童鞋,没能给你们看一个完整的故事,我很抱歉。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一些不能抗拒的原因,才做出这样

第10章 语文,不服气的考生

(两更送上,多谢大家的支持,多谢打赏的童鞋们。还请大家多多投票,记得收藏,再次拜谢)

柳如月接下来的判卷的时候都有些迷迷糊糊的,脑海里一直都想着那篇过秦论。

不只是因为这篇文章足够优秀经典,让她难以释怀,更是因为她在思考,这篇文章到底是不是王博写的,这张卷子到底是不是王博的试卷。

毕竟,每年交白卷的人数绝对不是一个两个。

隐约之中,她期待这就是王博的试卷。

这时候,一声呼唤让她清醒了过来。

“柳主任,语文小组那边有位老师判卷的时候发现了问题,需要你去看看。”

一个工作人员过来给柳如月说道。

柳如月点点头,将手中这一叠试卷的最后两张卷子一口气改完给了分,然后起身去了语文试卷的判卷小组。

一个中年女老师急忙过来,将手中的一叠试卷展示给柳如月,看着最上面的一张试卷,神色之中带着兴奋。判卷老师低声给柳如月汇报情况:“柳主任,这张卷子您看看,到底应该如何给分!”

柳如月轻轻皱眉,道:“怎么了?”

判卷老师拿起卷子,有一丝激动地说道:“主任您看看就知道了。”

柳如月主持了五年的航州市高考试卷判卷,经验丰富,可是遇到判卷老师不好给分的情况也是极其少见。

除非是那种满分作文的类型,判卷老师不敢一个人给满分,需要几个老师联合看过之后,再给意见,最后还要柳如月亲自点头才能给满分。

因为,柳如月毕业于亚洲第一的汉语文学院,文学素养和眼界也是绝对的高。

所以,五年下来,柳如月也就给了不到十个满分作文,她的要求之严格,也是亚洲汉语区域出名的,所以航州考生对此都很是无奈。

柳如月看了看判卷老师,拿起卷子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但是,当她拿起来,看第一眼之后,就是心中一震,眼中绽放出精光。

这字迹!

她太熟悉了。

和她刚才读了十遍的过秦论的字迹一模一样,绝对是一个人写的。

这飘逸的字迹,柳如月觉得自己一辈子估计都忘不了了。

确定了是过秦论作者的试卷,柳如月一时间来了精神,心中很是期待,希望得到惊喜。

迅速地翻看这份试卷,她发现和历史试卷一样,卷子上一些常识性的题目都没有答,反而是一些比较难的题目答的很好。

尤其是最后的作文。

题目要求:以某一物来写某个朝代的表象,体裁不限!

古文。

又是古文。

柳如月看的心中震撼无比。

这又是一篇和过秦论相当的经典古文,又是她这个名牌大学生看了一遍都没有完全看懂的古文。

可是,她在这里自然不能表现出来自己还没完全看懂,只是表现的稍微激动了一点。

“天!”

她心中满是惊叹,眼睛瞪的很大。

旁边的判卷老师的神色也有一些激动,低声说道:“主任,这篇作文,我建议给满分!”

柳如月当即点头,不容置疑地说道:“当然满分!”

想了想,想到一些事情,她又补充道:“这份试卷你不要给其他人看了,我可以做主就给满分。”

老师点点头,眼神蛮有深意地看了柳如月一眼,答应道:“是,柳主任,我会保密的。”

柳如月给了她一个微笑,起身就要离开。

可老师急忙拉住了柳如月,道:“主任,还有一道题您看看怎么给分!”

柳如月一愣,惊讶地道:“还有?”

判卷老师翻到上面的一页,还是这张试卷,上面有一道楹联的题目。

题目是一个小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想娶自己心仪的姑娘,对方家里人就给了一个对子:因荷而得藕!

题目要求是写一个符合结构,同时要符合故事意境,能表达主人公想法的下联!

看着这个题目,柳如月都深深的皱眉。

因为,即便是她,也一时间想不到准确的答案。

可以说,这是一道超纲的题目,而且是大大的超纲。

按照柳如月的理解,这道题目可能是某个出题的教授突然想到了这个上联,就直接出了,并没有想过高中生是不是能答上来,也或许是某个教授和本届高中生们开了一个玩笑。

这个上联因荷而得藕,看似是说因为荷花才能得到莲藕,实际上却是楹联之中很常见的谐音字用法,在暗喻:你凭什么能得到配偶?

也就是说,你凭什么娶我们家姑娘?

柳如月想了几秒钟,没有想出合适的答案,而目光看下去,看到这个考生的答案之后,就是再次心中震惊!

有杏不需梅!

我有幸,不需要媒人!

应说,你家姑娘喜欢我,我才提亲的!

柳如月看的呆住了。

这下联对的让她差点拍案叫绝。

这看似是一个简单的对对子游戏,实际上却不是那么简单,是对考生文学底蕴,以及思维敏捷的考验。

更何况,这上联本身就不简单了。

而这个考生还能对出如此工整,符合结构,符合题意,符合题目之中主人公想法的下联,绝对是难上有难!

起码,柳如月自认为自己这个翰林大学文学院的毕业生是做不到,或许很多资深文学工作者都做不到,毕竟对对联有时候是要看缘分的,不是学问高就一定能答对。

“满分!”

她声音压抑着激动地说出了两个字。

老师却是说道:“主任,您看下面这还有一行字。”

下面?

柳如月刚才的目光被这下联吸引了,并没注意到其他的东西,现在被老师提醒了一下,她才看到下面还有一行字!

依旧是那个飘逸的字迹,可是写的东西却是让她有些苦笑。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这是一个上联!

对方是故意写在这里的。

“这孩子!”

柳如月忍不住苦笑着摇头,却是没有任何的生气,只是一声看似宠爱的责怪。

看来这名考生很不服,给出题的老师出了一个上联!

而且,又是一个柳如月一时间也对不上来的上联。

“就当没看到,不要扣卷面分!”

柳如月摇摇头,没有多想,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给判卷老师叮嘱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判卷老师松了口气,知道自己终于来了运气。

她故意将柳如月叫来看这份试卷,就是邀功的,送给柳如月一份人情。

因为,她知道柳如月是翰林大学的毕业生,肯定知道这名考生的水准不是分数能衡量的。

哪怕这名考生故意空了一些常识性的简单题目,考分估计只有中等成绩,甚至是差生的成绩,可是她也相信这名考生的真实实力绝对是这一届当中水准最高的,高的超出常人理解的程度。

她这个判卷老师也无法评价的程度。

柳如月转身走出两步,心中却是难以抑制那股冲动。

她转身又拿起这份语文试卷仔细看了看最后的作文,以及那个对联,接连看了两三遍,觉得看的心情舒爽了,将这一行行飘逸的字迹都记在心里了,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