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偶像

第一偶像

更新时间:2021-07-28 00:21:04

最新章节: 各位读者朋友们,说声抱歉,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这本书最近写不成了。所以,这本书我不会写了,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再考虑写书的事情,大概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对不住各位一路支持我的童鞋们,尤其是各位打赏的童鞋,没能给你们看一个完整的故事,我很抱歉。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一些不能抗拒的原因,才做出这样

第20章 民族声音,楹联出题

(今天的第二更送上,多谢今天打赏和投票,以及收藏的所有童鞋们,还请大家继续支持,一定要收藏和投票哦,多谢)

江南大学也是成立于新中国初期,只是比翰林大学晚了二十年,但是也是国内最古老的大学之一了,在国内排名前三,在世界排名也在前十左右,绝对的是世界级名校。

江南大学的周悦教授在微博上亲自向王博发出了邀请,也引起了许多关注,可是却是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此提出质疑,只有一片赞同,以及不看好,觉得江南大学似乎还不能配得上王博的才华!

“周教授想邀请到王博很难了!”

“马教授先行一步了!”

“看了周教授的话,我深有同感,王博的试卷不能用分数来衡量,那句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价值何止百分千分?”

“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不一会儿,周悦教授的微博下面也被这句话刷屏了。

几乎所有看过王博试卷的人此刻都将自己微博上的个性签名换成了这句话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有一个颇有影响力的时政评论家在微博上如是说道:“我之前对这件国际事件的意见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现在是现代社会,国际环境是提倡和平的,我们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我们身为世界级大国,应该要注意影响,主动维护世界和平。”

“可是,我一时来了兴趣,看了王博的政治试卷之后,看到了这句话,我才知道,还是我太过小心翼翼了。我们中华民族千年来都是天朝上国,都是世界的中心,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威严不容任何形式的挑衅和侵犯,我们应该给予强烈的反击!”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也是王博同学所写的这句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顾忌,我中华之天威,不同侵犯,侵犯者哪怕是在天涯海角,也要被我们诛杀!”

“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这位评论家的微博发言也在几分钟内得到百万点赞,网友们纷纷支持。

“对,我们不能软弱,我们是世界第一强国,无惧南美小国,更无惧欧美!”

“杀过去,教他们做人。”

“打!”

“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王博政治试卷上那句话引起了广泛的影响,更进一步激发了中华民族身为世界第一强国的自信和骄傲。

而他历史的论述文章,以及语文的作文,更是影响巨大!

这是任何人在看到之前都不曾想象到的文言文,将诸多同届考生都是打击的一蹶不振,让各省的高考状元,以及全国高考状元都黯然失色。

现在几乎没有几个人去关注那些往年万众瞩目的高考状元们,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分数只有280分的考生身上。

哪怕是那些高考文理科状元们本身,对此也没有任何的不满,因为他们都很服,他们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甚至不敢去出头发声,因为在王博的光辉下觉得惭愧!

翰林大学已经退休的文学教授柳泰升在微博上如是评价:“这两篇文章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大的惊喜,古往今来也没有几个考生能和王博相比,光是这两篇文章的水准,王博在我们翰林大学来当文学和历史教授都绰绰有余!”

而这位柳泰升教授,就是柳如月的父亲,白雪的外公,同时也是马东海的恩师。他的话,几乎就是一种权威。

这位退休的老教授洋洋洒洒地写了上千字评价王博的两篇文章。

“过秦论和阿房宫赋这两篇文言文,都精准的抓住了论和赋的古文写法,可以说哪怕是古代的文学家最多也只能把论和赋写成这样了。更重要的是,王博同学对秦以及先秦历史的了解让我都汗颜,两篇文章之中提及的许多先秦历史事件有些并不是通史之中确定记载的,算是野史之中记载的,寻常的大学教授都不一定知道。可是王博同学都用文言文详细的描写了出来,可见他的学识非常的深厚。”

“阿房宫赋这篇赋更是展现出了王博同学高超的想象力,和对古文描写的把握。阿房宫是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秦王朝之后建立的史上最庞大的皇宫,耗费当时秦国的所有资源。最后被项羽一把火少的干干净净,王博很简单的写道:楚人一炬,可怜焦土!表达出了历史变迁的冷酷无情!”

“最重要的是,王博对阿房宫的细致以及惊艳的描写,让我都很向往。仿佛,历史上的阿房宫就是这个样子的。这篇文章如果放在古代,绝对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可以作为后人考据历史的重要文献”

从各个角度将王博的两篇文言文分析了一下之后,柳泰升最后说道:“除了这两篇文章,王博同学给出的上联,也非常的惊艳。这个上联的难度很大,起码老头子我想了半晚上也没想出来下联!”

“老头子我也代表翰林大学文学院,邀请王博同学前来入学。同时,老头子我也来做个游戏,如果有哪个这一届参加高考的考生能答上王博同学的上联,给出让我满意的下联,我可以做主,收他进入翰林大学文学院!”

柳泰升的发言直接奠定了王博的地位。

毕竟,柳泰升可是文学界的泰山级别的人物,虽然从翰林大学退休了,但是依旧担任着翰林大学文学院名誉院长的职位。

他给了王博如此高的评价,几乎就代表了文学领域的声音,其他人要想质疑找茬的话,就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更重要的是,他最后以王博的上联为题目面向所有应届考生出题,只要给出了满意的下联,就可以进入翰林大学。

这对很多人来说就是很疯狂的事情了!

这表明,柳泰升认为,这个楹联的难度超过了今年的高考本身!

这样的事情让很多应届尖子生,尤其是那些各地的状元们很是尴尬,他们费尽心思考出了高分,在翰林大学柳泰升眼里竟然还没有王博的一个楹联重要?

很多之前没有在意过这个楹联的学生,家长,老师,以及社会人士,才突然重视王博出的这个上联!

当他们重视起来之后。

才发现,这个上联,真的难,难的超出他们的想象!

这也是许多楹联都有的特性,就是乍一看简单,仔细一看很难,然后就越看越难!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王博的这个上联读着朗朗上口,也很有古风韵味!

可是。

要想对出工整的下联。

很多人发现,自己似乎根本无从下手。